手機版
本期節目主要內容: 在天津的一處遠郊,駐紮着一支有着英雄傳承的連隊——松骨峯特功連。這座氣勢恢宏的戰士羣雕背後鐫刻着著名作家魏巍所寫的文章《誰是最可愛的人》,一字一句都在訴説着70年前那場抗美援朝、保家衞國的壯烈戰鬥。(《國家記憶》 20201016 抗美援朝保家衞國 西線揚威) 《抗美援朝保家衞國 》第五集:西線揚威 本期節目主要內容: 在天津的一處遠郊,駐紮着一支有着英雄傳承的連隊——松骨峯特功連。這座氣勢恢宏的戰士羣雕背後鐫刻着著名作家魏巍所寫的文章《誰是最可愛的人》,一字一句都在訴説着70年前那場抗美援朝、保家衞國的壯烈戰鬥。(《國家記憶》 20201016 抗美援朝保家衞國 西線揚威)
channelId 1 1 2 5b482f6b736d47d09e1325c69e70cf18

  英雄戰功赫赫,無名走過半生。

  1990年11月6日,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的一處院落裏,進行着一場特殊的會面:兩位志願軍老兵緊緊相擁在了一起,喜極而泣。

  他們就是作家魏巍筆下“犧牲”在松骨峯的戰士李玉安和井玉琢,也是最可愛的人!為了這次見面他們等了足足40年。

  在那場慘烈的戰鬥中,李玉安被子彈貫穿了胸口身受重傷,而井玉琢也被汽油彈擊中。戰鬥結束後,李玉安和井玉琢被送到戰地醫院進行治療。

  出院回國後,他們卻絕口不提自己的身份,一位當了糧庫工人,另一位則選擇了回鄉務農。40年來,他們從沒有向國家提過一次要求……

  1950年11月4日,入朝作戰僅16天的中國人民志願軍,將美第8集團軍趕到了清川江南岸。

  對於中國軍隊出現在朝鮮戰場,“聯合國軍”總司令麥克阿瑟表現得十分不屑。他命令部隊在東西兩線,發起鉗形攻勢,消滅在朝鮮境內的所有志願軍和人民軍。

  正當麥克阿瑟準備一舉殲滅志願軍的時候,志願軍卻主動與美軍脱離了接觸,集體北撤。

  軍事科學院原軍事歷史研究部副部長 齊德學:

  幾乎同時,那邊毛澤東在給彭德懷發報,這邊彭德懷在給毛澤東發報,就説我們下一戰役要採取誘敵深入的方針。

  11月24日,麥克阿瑟向全世界宣佈他要發動總攻勢,讓美軍士兵在聖誕節前回家。

  他沒有想到的是,此時的“聯合國軍”已經鑽入了彭德懷佈下的口袋陣裏。

  11月25日黃昏,中國人民志願軍西線6個軍幾乎同時向“聯合國軍”發起進攻。

  抗美援朝戰爭第二次戰役反擊打響了!

  志願軍的突然反擊讓麥克阿瑟措手不及,他慌忙下令部隊撤離戰場,免遭滅頂之災。

  眼看西線美軍主力正在向着三所裏和龍源裏,這兩處南撤的主要關口迅速逃竄,此時距三所裏最近的第38軍第113師仍然遠在70多公里之外。即便如此,第38軍軍長梁興初依然向第113師下達了急速穿插三所裏的死命令。

  時任第38軍第113師第337團3營7連政治教導員 朱德元:

  二次戰役7天,我們沒吃沒喝。睡着了,我們採取什麼辦法呢?用揹包帶,一個牽一個。有的人暈倒了,後邊的人扶起來再架着他。什麼支撐着?有一種信仰,我們來朝鮮幹什麼的?不就是保家衞國嗎!

  正是憑着這種信仰,第113師的戰士們忍受極度疲勞,14小時前進145裏,於第二天7時,到達三所裏,並在隨後佔領了龍源裏,徹底切斷了美軍南撤的兩條主要通道。

  前有堵截,後有追兵,西線美軍被逼到了絕境。他們向三所裏和龍源裏發起了瘋狂的攻擊。

  恰恰就在這時,美軍第2師也加入了南逃大軍,正往龍源裏趕來。

  第113師正面臨着南下撤退和北上增援敵軍的兩面夾擊,不堪重負。

  為減輕第113師的壓力,第38軍第112師第335團奉命在美軍第2師途經的松骨峯,將其攔住。其中1營3連擔負着正面阻敵的艱鉅任務。

  3連的戰士們剛趕了幾天夜路,早已疲憊不堪,還沒來得及修築工事,浩浩蕩蕩的美軍就已經來到了山腳下。

  一場慘烈的搏殺開始了!

  時任第38軍第112師第335團2營教導員 劉成齋:

  我看3連打得太慘了,飛機貼地皮掃射,當時就犧牲了5個。

  連續4次衝鋒都宣告失敗,急紅了眼的美軍蜂擁而上。

  此時,3連只剩下不到60人,子彈也打光了,飛機扔下的汽油彈將他們的身體點燃。

  戰士們沒有後退,他們把槍一摔,帶着全身的火苗向敵人撲去,與敵人燒在了一起。

  這場壯烈的搏鬥整整持續了8個小時,3連120人,最後只剩下7名戰士,但陣地依然在他們的手中。

  陣地上,烈士們的身體,保持着各種各樣的姿勢,他們雙手扣着,把敵人抱得那樣緊。

  時任第38軍第112師第335團團長 範天恩:

  打完了仗,掩埋自己的同志,不能和敵人埋在一塊兒,但連分開敵人的屍體都不行,摳都摳不開。

  松骨峯戰鬥結束後,志願軍徹底粉碎了麥克阿瑟的總攻勢,取得了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西線作戰的最終勝利。

  為此,彭德懷親自起草了對第38軍的嘉獎電報。

  時任志願軍辦事處機要祕書 賈慶舉:

  祕書剛要拿走這個電報,彭德懷説你先別拿走,我再添兩句話:志願軍萬歲,38軍萬歲。

  由於彭德懷的這封電報,第38軍從此有了一個享譽全軍的稱號——“萬歲軍”。

  戰後,志願軍總部授予3連攻守兼備的錦旗,記特等功一次。

  奔赴前線採訪的作家魏巍在聽到了3連的事蹟後,提筆寫下了一篇題為《誰是最可愛的人》的通訊。

  隨後被刊登在了《人民日報》上,中國軍人從此有了一個崇高而又親切的稱呼——最可愛的人。

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網站地圖 有獎調查

共產黨員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24993號